首页小说故事新编
文章内容页

一瓣心香

  • 作者: 牛渚樵客
  • 来源: 红袖添香
  • 发表于2016-11-19 17:06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得知汉中被刘备所占,坐镇长安的魏王曹操亲自率军返回褒谷山口。行在千里栈道上,大军整肃。除了人和马蹄踩在栈道上的声音,还有盔甲摩擦的声响以及军旗在风中的猎猎作响,河水激荡的声音,听不到其它声音。

      栈道太险,主薄杨修一路上大多时候都牵着马,随着大军缓缓前行。他已经三十七岁了,面目清癯,眼睛有神。此刻他心里很不平静。他后悔自己前些日又忍不住卖弄聪明。“魏王恐怕要杀我了。”什么时候他还拿不准,一想到这,他不寒而栗。他想起了在洛阳家中赋闲的父亲杨彪,也想起了妻儿。“会不会连累他们呢。”他转而又想:“应该不会。魏王大概只是要我的命。我死了魏王就无所顾忌了。”

      时值夏秋之交,褒河水猛涨。湍急的河水冲击着石块,水花四溅,犹如滚动之雪浪;巨大的峭壁上,有众多摩崖石刻。曹操勒住马缰,手拈花白的胡须,感慨系之。曹操端详了一会,手挥马鞭笑着对身后的杨修说:“天地何长久,人道居之短。今年恰是建安二十三年,转眼孤已是六十四岁了。”主薄杨修连忙催马过来,笑着说:“大王所赋诗《步出夏门行?龟虽寿》有‘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’诗句,何其雄壮。”曹操掀髯一笑:“卿所言极是。《庄子?至乐》中滑介叔说:‘生者假借也,假之而生生者,尘垢也。死生为昼夜。’生命本是“假哉天命”,是天地暂时所借,暂时授予,如尘埃一般。生死不过是昼夜交替。”杨修说:“大王所赋《短歌行》有‘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’的诗句和庄子所论,可谓异曲同工。”杨修嘴里敷衍着曹操,心里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断:“魏王一定要杀我了。”

      杨修一路上提心吊胆,对曹操曲意逢迎,是有缘故的。十天前,大军在阳平关与刘备的蜀军对峙,虽死伤众多,仍势同胶着,取胜无望。加之大军军粮不继,兵士疫病流行。曹操颇费踌躇,夜间在中军大帐内独自用餐。他手里拿着鸡肋,神态很是犹疑。中军官进帐询问夜间军中口令。曹操随口答道:“就叫鸡肋。”中军官领命出帐。不一会他又匆匆转回,说主薄杨修自称已经窥破大王心思,还说:“号令鸡肋。说明大王迟早要下决心撤军。”曹操诧异地问:“何以见得?”中军官回禀说:“杨主簿说这鸡肋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而汉中恰如鸡肋,撤军就在这几日。还让我们早做准备。”曹操听罢默然。第二日,曹操果然下令班师。当时杨修自负才高,不假思索脱口而出,道出曹操心思。行军在路上,细细想来,不免心中打鼓。他想,倘若曹操就此事严词训斥自己,或可免祸。但是见曹操神态与往日无异,对他仍然亲切有加,心里更加惶恐。

      杨修猜得不错,虽然曹操外表平静如常,内心却一直在想着鸡肋的事。想着这事,又勾起了他以往对杨修的不满。有一次,杨修外出,临走时在纸上写下一些事宜,交待手下说曹公若问,就按所写的依次回答。后果如其言。曹操听说后,心想我还健在,他就敢这样擅自作主;倘若我万年之后,这杨修定会掀起波澜的。其实凭杨修一人是掀不起大浪的,关键是他背后的世家大族,特别是他的父亲杨彪。自己对杨修早就萌生杀机,这次鸡肋的事,正是绝好的泄露军机、扰乱军心的口实。此时的曹操象个垂钓的渔夫,见到鱼终于吞钩了,心里一阵快慰。

      主薄杨修乃是当朝太尉杨彪的儿子。杨修幼承家学,又是簪缨世家。在曹操军中参赞军机,筹划国事,无不周备。虽然曹操和杨修久有宿怨,但杨修却深得曹操信任和倚重

      大军继续前进,杨修在马上望着曹操的背影想:“我真不该陷入曹氏夺嫡之争啊。我本以为诸子之中,曹操会立曹植为太子。”杨修算计的本来不错,诸子之中,曹植才华出众最为曹操喜爱。只是因为谋士贾诩偏向曹丕,故意在曹操面前提及袁绍、刘表父子。令曹操想起袁绍、刘表废长立幼的结局。所以曹操最终下决心立曹丕为魏太子。”

      “我当初为什么不和曹植断绝往来呢?糊涂啊。归结起来还是未脱文人之气。”杨修自责不己。

      大军继续往前行进,曹操骑在马上,忽然想起一事。那是建安元年,当时天子刚迁到许昌,有一次大宴公卿。曹操上殿时,看见太尉杨彪脸色不悦,心中大疑,担心有诈,便借口身体不适要上厕所,迅速离开宴席回到了军营。兴平二年袁术僭号天子。因杨彪的夫人是袁术的女儿,曹操迁怒杨彪,便将杨彪逮捕下狱,罗织罪名,意欲除去这个政敌。曹操心想:“杨修是杨彪的儿子,此人聪明异常,又参与过夺嫡之争。杨彪家族是世家大族,虽然现在杨彪称疾不朝,但他的势力和影响不可小觑。杨修不除,将来必会兴风作浪,对太子不利。”曹操想了又想,恶狠狠地下了决心:“为不留后患,宜早除之。”

      大军已经走出栈道,道路开始变得平缓。只见漫坡、崖壁上草木披蒙,青藤如虬。松如伞盖,柏如蟠龙,挺拔高耸,苍翠欲滴。曹操传令:“大军停止前进,在此选址扎营,埋锅造饭。”又转过头对杨修说:“孤听说蔡琰蔡昭姬和董祀就在前面不远的山谷里隐居,续写蔡邕的《续汉书》和遗稿。邺城一别,时光荏苒。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?孤想去看望他们。”杨修问:“敢问大王何时动身?”曹操说:“现在就出发。你随孤骑马前去,另外挑选十名精干士卒骑马相随。你等不用身着甲胄,孤也只穿平常的袍服去。”忽然,曹操又想起什么,便对杨修说:“可先派人去禀报昭姬夫人。免得我们突然造访,惊扰了她。”杨修说:“大王考虑的极是。”说罢杨修转辔布置去了。

      曹操望着杨修的背沉吟了一会,心想:“杨德祖确实是个名士。当年孔融也是名满天下,自己也容忍多次,最后还是杀了他。”

      马队簇拥着曹操向附近的山谷出发了。日头已经偏西。曹操说:“诸位不用着急赶路。一路只需按辔缓行,观瞻山景。”他又问杨修:“蔡邕蔡伯喈先生死了二十多年了。那是旷世奇才啊。不过才也有真才与虚名之分。当年孔融虽自负甚高,但对伯喈先生也是青眼有加啊。孔融这个人年轻时志在靖难,却才器粗略。孤评价他是徒有虚名。可世人不经核实,只仰慕其虚名,被他诳诈。最后他竟敢招合徒众,谤讪朝廷、不遵超仪、欲图不轨。真是死有余辜。”曹操一脸杀气地说。

      杨修心想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孔文举少年时拯救张俭,就敢置生死于度外;在朝堂上弹劾大将军何进;又和董卓据理力争,何其勇敢。孔融是说过‘卯金刀可替代’,就是说

    本文标题:一瓣心香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sanwen4.com/meiwen/327.html

    推荐阅读

    热点阅读

    随机推荐

    网站统计